2016北京分娩量或超40万 政府将紧急出台新政

来源:长春阳光妇科医院
        全面二孩”将使北京市2016年的分娩量达到历史新高。最新数据显示,北京市社区孕产妇建册数在3月单月内即高达38388人,是2014年5月北京实施孕产妇“先建册、后建档”政策实施以来,单月建册量首次突破3万的月份。据预测,北京市全年分娩量或将超过40万。
 
  在近日召开的“2016年北京妇产科专业学术年会上”上,多位妇产专家预计,这一迅猛增长趋势将至少维持10年。
 
  面对突如其来的高分娩量、高危量,北京市在床位、人员等几乎所有孕产资源上全面告急。
 
  据悉,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,政府将紧急出台系列新政。
 
  历史新高
 
  北京市2016年的分娩量超出了政府预测。
 
  “我们预测今年分娩量最高也不会超过36万,但上个月数据出来后都没想到。我们已紧急上报给北京市卫计委,目前卫计委正在积极推动各项政策出台。”近日,北京妇产医院刘凯波教授在“2016年北京妇产科专业学术年会上”表示。
 
  与会专家认为,今年北京市的分娩压力尤其大,但这一趋势从十多年前即已显现。从2004年开始,北京市的分娩量从10万一路增长至2014年的25万,平均年增幅10%。
 
  但持续增长远未结束。据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的“新生人口变化趋势研究”,未来十年,北京市将持续保持高分娩水平。
 
  出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和生肖喜好的叠加影响,刘凯波预计,2019年才是真正的生育高峰。
 
  “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,1978年前后曾出现过一个生育高峰,2019年正值这一出生人群最后的生育时机,造成70后二胎尾巴、80后二胎、90后一胎叠加效果。此外,2019年的生肖(猪)也是老百姓比较喜好的。”
 
  “不要觉得今年熬过去明年就没事儿了,这种高峰至少持续十年。”刘凯波与翟振武的判断一致。
 
  分娩量创新高的同时,受“二孩政策”等影响,高危孕妇的数量也将达到历史高点。官方统计,2014年北京高危因素的发生率为48.1%,2015年上升为53.1%。
 
  在与“全面二孩”有关的高危因素中,糖尿病合并妊娠、妊娠合并慢高以及慢高合并子娴前期的比例增长明显。刘凯波分析,这与二孩人群的年龄可能存在关系。
 
  接受过剖宫产手术也是引发孕产高危的因素,北京妇产医院专家张为远介绍,从1990年到2000年,北京市剖宫产的比例长期保持在50%以上,高于全国平均的34%比例,更是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14%。
 
  基于上述原因,刘凯波预测:“根据社区建册情况分析,2016年北京市高危比例将达到60%。”
 
  而由此带来的孕产妇死亡率指标也将承受较大压力,这一指标已纳入政府考核。
 
  2014年,国家卫计委发布《关于实施妇幼健康优质服务示范工程的通知》,首次将孕产妇死亡率作为妇幼健康核心指标,纳入政府目标责任考核。
 
  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显示,2014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至21.7/10万,较1990年的88.8/10万下降了75.6%,提前1年实现了联合国1990年至2015年间产妇死亡率降低四分之三的千年发展目标。但与2013年法国9/10万、英国8/10万、日本6/10万的孕产妇死亡率相比仍有差距。
 
  “孕产妇死亡率已经到极限了,再往下降太难了。”张为远认为,中国孕产妇基数大,再加上现在的增长趋势,维持目前的比例已属不易。“头胎剖宫产一方面易对二胎造成风险。另外还会拖长平均住院日,对医疗资源服务供给能力造成压力。”
 
  疲于应战
 
  “分娩量增加,技术难度也增加,但床位与人员却严重资源短缺。”刘凯波说。
 
  数据显示,2015年北京市平均每千活产拥有产科床位19.72,比2013年的20.46有所下降。
 
  2014年第四季度,北京的分娩量曾达到过7万的峰值。“当时我们已经让产科铆着劲儿干了,以目前核定的床位数计算,北京一年能接产的最大分娩量只有27.5万。”刘凯波认为,与分娩量增加相比,床位数的增加滞后。
 
  床位不足只是产科资源短缺的一方面,机构失衡加剧了这一矛盾。调查显示,2015年北京三级助产机构每千活产拥有床位数为15.23,二级机构为20.22,一级机构却高达222.22。孕产妇倾向于挤进三级医院。
 
  资源短缺的直接后果是过高的床位使用率。据悉,合理的床位使用率为93%,但根据建档数预测,2016年第三季度,二级助产机构床位使用率最高达到119.8%;三级机构则超过133%。
 
  刘凯波说:“2014年最后一个季度,北京妇产医院已经达到了近140%的床位周转,2016年的第四季度,全市三级医院有可能突破140%,产科状况非常堪忧。”
 
  而在人力资源上,三级助产机构医生数量不升反降,从2013年的2447下降到2015年的2383。助产士增长也十分缓慢,其中还有30%-40%拥有助产资质者不在产科岗位。
 
  “金眼科,银外科,累死累活妇产科。”由于生产过程不受时间限制,产科没有假日。在张为远和刘凯波看来,工作负担重、待遇差是导致产科人员匮乏的主要原因。此外,助产士按照护士标准导致晋升难也是岗位缺乏吸引力的重要原因。
 
  “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员配备,增加床位及加快周转率,会给医疗质量及安全造成极大威胁。”刘凯波说。
 
  更为严重的是,未来十年的生育量持续增长将面临更加严重的人员短缺。
 
  从助产机构人员的职称构成上,北京市出现了高级职称多于中级多于初级的倒金字塔情况。“这很不正常,原则上应该是金字塔型。拥有较高级职称的人退休了之后,后继无人。”
 
  新政将出
 
  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,北京市将紧急出台新政。
 
  据消息人士透露,北京市产科人员有望获得财政发放的2000元岗位津贴,奖金比2014年提升1.5倍,目前仍在争取阶段。此外,随着北京医改方案的公布,医疗物价调整也有望在年底落地。
 
  此前,北京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曾表示,卫计委将在提高妇科、儿科工作环境及待遇方面加大支持力度,通过医疗服务价格调整,提高妇儿科住院的护理费用、床位费、手术费、诊疗费,同时加大政府投入力度,增加对医生的激励机制,“比如给别的科室拨100块钱,给妇儿科就要拨120块钱。”
 
  据了解,随着“二孩政策”在各省市的落地,福建、江苏等地已有向儿科、产科人员发放补贴的先例。
 
  在产科资源上,北京市将进一步增加床位数。据悉,由于每个城区产科面对的压力不同,并且主要压力来自中心城区,因此此项工作或由区卫计委协调解决。
 
  不过,简单增加床位数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,专家认为,增加床位的同时,更应注重优化资源配置,否则床位的增加将没有尽头。“以北京妇产医院为例,你加多少床都不够,永远人满为患。”张为远说。
 
  他告诉记者:“分娩是自然生理过程,如果产妇各项指标正常,凡是有助产资质的人都能帮助她顺利分娩。高危妊娠的才应该来三级医疗机构。但现在的情况是,大家都往比较有名的医院挤,非常不合理。”
 
  此前,由于不纳入医保报销体系,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分流效果一直难以提振,记者从北京爱育华妇儿医院获悉,北京市将出台政府购买服务政策,逐步将营利性医疗机构纳入其中,爱育华妇儿医院将成为第一批医疗机构。
 
  在人员支持上,与会者透露,北京市将在产科人员的晋升条件上给予倾斜:同等情况下优先考虑产科人员的晋升;推动设立助产士专项职称,稳定助产士队伍。
 
  除了鼓励性措施,北京市还将推出部分限制性甚至惩罚性规定。
 
  如,妇产科人员晋升,要求有一半时间在产科轮转;针对助产士不回流助产岗位的情况,吊销助产资质;重点监察拿预约条建档的情况;制定对高危孕妇的规范管理策略;严格执行高危分级管理,尤其是普通民营机构和二级助产机构;加强产科门诊的建设和转会诊的规范性;进一步提高三级助产机构以及区级抢救中心接诊高危的比例等。
 
  “原来三级机构接诊高危的比例为60%,现在我们要求达到80%以上。”刘凯波说。
 

医院简介About us

长春阳光妇科医院位于长春市大经路1318号,是一所集妇科诊疗专业特色显著的现代化医院。长春阳光妇科医院传承妇科诊疗领域长期探索形成的优秀...[详细]